九台10岁女孩学习二胡三年 考入中央音乐学院附小

浏览次数: 日期:2014年3月25日 09:56

  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圆圆润润的小脸,10岁的王艺璇,不但长得漂亮,二胡拉得还特别好。半个月前,她刚刚接到通知,被中央音乐学院附小录取。今年,中央音乐学院附小面向全国招生,二胡学员共招三人,其中一个就是她。

  “好辛苦,但是我喜欢。”谈到学二胡,王艺璇伸出小手,拇指被磨破一层层的皮,露出鲜红的肉。

  辛苦学琴

  拇指被磨破皮层层剥落

  王艺璇家住在九台市。昨日,妈妈李培培带着她来到长春。在二胡老师战福海家里,记者见到了王艺璇。

  女孩落落大方。进屋后,拿起老师的二胡拉了一曲《江南春色》(这首乐曲在1982年的“全国民族器乐调演”中经过青年演奏家朱昌耀演奏之后引起了轰动的效应,很快就在全国流传,并逐渐成为音乐会经常上演的曲目),接着又拉了一曲《查尔达斯》(这首乐曲是意大利作曲家蒙蒂的一首小提琴曲,中国演奏家将其移植为二胡曲),都是她考试时演奏的曲子,旋律十分动人,二胡拿在手上,小艺璇就完全沉醉在曲子的情境中,好像别人都不存在一样。其实,她与二胡结缘,也才刚刚三年时间。

  7岁时,一次看网上一位二胡演奏家演奏二胡,乐曲特别动听,小艺璇一下子就被迷住了。于是开始找老师学习。“当时让她学,就是想培养她的一项爱好,根本没想过让她走这条路。 ”妈妈李培培说。

  二胡拉起来好听,可练起来却很辛苦。

  王艺璇拇指上露出一块块鲜红的肉。每天一遍一遍地拨弄琴弦,皮一层层磨破。

  “出过不少血,但不疼。”小艺璇说得轻松,妈妈却皱起眉头:“这孩子,外柔内刚,内心很坚强。 ”

  妈妈心疼女儿,试探着问:“要不咱别学了? ”手流血都没哭,可听了这话,小艺璇的眼泪扑簌簌掉下来。妈妈知道,女儿心里放不下二胡。

  进步很大

  两年来频频在电视台演出

  发现小艺璇的“伯乐”,是她的指导老师战福海。

  58岁的战福海曾是福建空军文工团二胡演奏员,转业后到了长春市民族乐团。后来又调到一家肝病医院。1991年,他办了提前退养,在家专门教孩子们学二胡。

  到现在,战福海已经培养包括自己女儿在内的三个孩子上了中央音乐学院附小。女儿跟郎朗是同学,已经毕业,现在在北京两所大学任教。还有一个孩子正上大学,小艺璇是第三个,“一搭眼我就知道,这个孩子是学二胡的料。 ”

  教了小艺璇两年,她的进步很大,频频在九台市电视台演出。

  战福海感觉这个孩子可以向中央音乐学院附小冲一冲。在女儿考中央音乐学院附小的过程中,他积累了不少的经验。于是帮忙联系中央音乐学院的教授给小艺璇辅导。去年11月,小艺璇去北京学习,家人租房陪读,“那段时间,也是她最辛苦的日子。 ”妈妈说,有时上完课回来时,都晚上11点了。“地铁上只有女儿和姥姥两个人。女儿躺在地铁的椅子上就睡着了。 ”

  被录取

  二胡学员全国只招仨

  今年4月份,小艺璇参加了初试,全国近80名考生竞争,压力很大。考试前一天,小艺璇扁桃体发炎,去医院打了吊瓶。

  第二天一进考场,艺璇却能压得住台,很从容地演奏了《江南春色》。

  四天后,参加复试。演奏整曲《查尔达斯》和《江南春色》的一段。

  5月31日那天,网上发出了通知,王艺璇被录取了。“这是给孩子最意外的节日礼物。”

  妈妈李培培连说“没想到”,而王艺璇则在床上一蹦老高。

  据了解,今年中央音乐学院附小面向全国招生,只招三名二胡学员。中央音乐学院附小一向以难考著称,只要考上,就相当于一只脚迈进了中央音乐学院的大门。

  李培培说,考入中央音乐学院附小,只是“万里长征”第一步,以后将会面临更激烈的竞争,还要付出更艰辛的努力。女儿要去北京上学,家长是一定要去陪读的。李培培和丈夫是做个体的,收入还可以。但女儿到北京上学之后,学费、生活费加上租房子的费用,花销巨大,这让他们感觉到了压力。“我和她爸只能一个人挣钱,一个人陪她学习。希望她在这条路上走出自己的精彩。 ”李培培说。

 

所属类别: 行业动态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首 页  |  学校概况  |  校园快讯  |  芳草地  |  书画之窗  |  校园风光  |  名师风采  |  名师工作室  |  联系我们
九台龙成实验学校版权所有  学校地址:九台市南部新城长通路179号(原俄校)  电话:0431-82311636